马内评年度最佳说出这个名字利物浦的真领袖

当被问到英超年度最佳球员的人选时,利物浦球星马内说出了红军队长亨德森的名字。

“我会选亨德森,”马内在Rakuten TV的访谈中说,“我们今年的成功,他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无论是在防守中还是在进攻中。”

根据《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》,中国网民规模为8.54亿人,互联网普及率达61.2%,网站数量518万个。

“世界上没有能让程序员待到安全退休的企业,IT行业比任何行业都残酷。”陈彼得反复强调,计算机行业是一个不断革新的行业,这一特性决定了程序员不能只靠经验存活。近年来,物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飞速发展,只有持续学习涌现的新技术,才能让自己跟得上节奏。稍有松懈,就会被时代无情的抛弃。

在陈彼得看来,就像踢球有球感、说话有语感一样,程序员具有的神秘力量被称为“码感”。有探索精神的优秀程序员,除了关注手中的代码,也会对技术框架和业务需求多加思考,再和产品经理“大战”三百回合。

何熙是一家游戏公司的资深程序员,仅比35岁的招聘红线小一岁。3月下旬,在一家咖啡馆里,何熙摸了摸褪去的发际线,嘟囔一句:“最近两年一直想转型。”

他们急于转型的背后,不仅有步入中年更难承受高强度工作的原因,也担心自己会被人工智能替代、牺牲生活、待遇下降。

比容错率,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加上房贷车贷压身,这是和初生牛犊完全不一样的机会成本。

人至中年,半生已过,中年程序员该何去何从?

今年37岁的“老杨头”是成都一家游戏公司的游戏服务器主程,相当于架构师。经历过初期的软件开发、软件工程师,“老杨头”已是高段位程序员。从低段程序员走到高段,“老杨头”总结称,是拿命拼来的。然而在35岁之后,“老杨头”感觉自己“提不动刀”了。

曾经,沉迷于传奇和梦幻西游,这群80后站在“前浪”浪头,誓要与面前的电脑厮守终身。可仓促之间,他们便步入了人生的新阶段——中年。

日子久了,他觉得身边30多岁的同事,就像一颗颗螺丝钉,在计算机前日复一日地完成重复性极高的工作,“就像看见了10年后的自己。”陈彼得形容,这是一种“恐怖的感觉”……

过着忙碌生活的还有周易。不过此忙非彼忙,已经从程序员群体“脱坑”的周易,忙着打理烤鱼、火锅生意。转行做餐饮,更多的是因为无奈,周易曾在华为当了两年程序员,他对程序员生活的评价是——重复的高强度脑力劳动。时间一长,着实扛不住“996”的生活。

相较于其他大多数行业,程序员的工资水平较为突出。

要知道,仅有13.57%的程序员在这个行业坚持了十年以上。

中年,在这个标志着“成熟”的年龄阶段,家庭、事业、财富,看似拥有了一切,他们却有些力不从心。左手牵着年幼的儿女,右手扶着年过花甲的父母。房贷、教育等开支“大山”,互联网人才结构性过剩,年龄增长带来的高薪压力,身体机能不可逆下滑……

数据显示,2019年,30岁~35岁的程序员的薪资接近2万元;40岁~45岁的从业者月薪突破3万元,45岁之后,月薪达到峰值32320元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程序员在40岁之后,薪资增幅逐渐放缓。

一家负责游戏项目的主管称,无论你是想从技术开发做到管理组长,还是转做项目经理和产品经理,都是按照项目成功的几率晋升。对于程序员而言,有时候,价值不是由年龄大小决定的,而是处理各类BUG的能力。

比思维,长期工作习惯形成路径依赖,思维革新谈何容易。抖音、王者荣耀、吃鸡很火,但中年程序员有可能还是喜欢玩红色警戒,看《康熙王朝》……

从学历上来看,本科以下(含本科)的程序员搭牢了这个群体金字塔底部。

比精力,比不过时刻伏案在计算机前的小年轻。他们正处于巅峰状态——夜深人静时写代码,可以沉迷其中忘记睡觉。

2019年,20岁~35岁的程序员占比为90.63%;35岁~40岁的程序员占比仅为7.32%,40岁以上的程序员占比更是只有1.91%。

可是,程序员市场的人才结构是非均衡分布的金字塔型,一般水平的程序员很多,高水平程序员不足。

根据猎聘网数据,去年全国互联网行业程序员平均月薪18153元,高于全国全行业中高端人才平均月薪17153元。

“今年他的表现非常出色,一个真正优秀的领袖,一个出色的队长。”

2008年,学习计算机专业的陈彼得在大学毕业后选择“沪飘”,进入某世界五百强企业旗下的项目组。

“现在熬上一夜会犯困几天,以前天天熬夜到凌晨两三点,第二天早上六七点起床都能精神百倍。”“老杨头”感到身体机能明显下滑,而在他身后,有无数个毛头小伙,像他当年一样,精力充沛且雄心勃勃。

2008年毕业至今,何熙已经写了12年代码,“简直写腻了”。写腻了的还有老曾,他自称是“老古董级别程序员”,Python、C++这些都写过。2012年,他转型了,“和机器打交道久了,更想和人打交道。”

隔了两天时间,何熙(化名)终于有时间刷了刷微信,得知了记者约访的消息。“只能有15分钟时间交流!”何熙抱歉地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996”的码农生活太忙了。

就连刚满30岁的青年也恍然如临大敌,“中年程序员太难了!”虽然拿着平均高达18153元的工资,但仅有13.57%的人在这个行业坚持了十年以上。

目前,程序员的供给数量大幅增加。各大高校普遍开设了计算机专业,民间也如春笋般兴起了各种程序员培训班。

熬不了“996” 不敢轻易跳槽

但是,新人对此早已虎视眈眈。从全国互联网行业程序员的年龄分布来看,90后已成为程序员行业的主力军。

“各项开支一个月得上万元,压力很大,我的一些朋友现在真的不敢失业。”“老杨头”表示。中年程序员的困境大体如此,越想转型,却又越难转型。

有人说,程序员的转型就是离开。但也有人认为,竞争总是存在的,活下去的办法就是学习,阅历和经验,是“大龄”程序员积累的先发优势。“真正的人才一直稀缺。”毕竟,在每个时代,真正站在浪尖的只有那一小部分人。

90后已占半数 薪酬增速放缓

在这组数据的背后,互联网经济已成为“水大鱼大”的市场,养活了大量经济个体以及程序员。

这是猎聘网给出的一份大数据,也反映出35岁以上还活跃在一线的程序员极少。

在程序员整体构成比例中,35岁以上的中年程序员已算是“稀有物种”。

每日经济新闻在微博发起了问卷调查,在收到的近百份答卷中,有高达72%的程序员在找转型机会,其中更有39.5%的程序员在考虑告别这个行业。

马内评年度最佳说出这个名字利物浦的真领袖
Scroll to top